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印第安的传说  

2011-01-07 04:4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市中心的游人如织的格兰维尔岛上,远远传来悠扬的排箫声。头顶上的鸽子群在排箫声中盘旋,时而升入蓝天,时而象一片厚重而明丽的白云俯压下来。恍然间,排箫是这些自由自在的鸟儿的命令,萧声的源头,是否有一个武侠小说中的世外高人。

 

    萧声尽头,是一对有小麦肤色的印第安人兄弟,他们穿着印第安动物图案的手织毛衣,深棕的长发上系着两根彩色的发带、手腕上挂着印第安式样的护腕,护腕上还飘着长长的流苏。他们简单的乐器还有一面羊皮鼓、发出清脆声音的挂铃和沙锤。

 

     在我居住了10年的卡尔加里,每到午餐时间,最繁华的商业区也有一对印第安街头音乐家。他们表演的乐器同样是排箫,大概因为它的声音最清越 ,最具穿透力。当围观停步的人越来越多,印第安音乐家开始载歌载舞,有时还会伴着音乐低唱印第安风格古老的歌曲。他们演奏的乐曲一般都是民歌风格的悠扬乐曲,不知道为什么从远处听来总是如诉如泣。有一次,他们居然吹了一首中文老歌《你看,你看,月亮的脸》,那乐声穿过大街小巷,让听的懂的人开始思乡。

 

    经历过几个北美城市,似乎在每个城市的中心都有这样的街头印第安音乐家。就好象几乎每个北美城市的附近,都有着印度安人的祖先居住过的旧址和遗迹;每片旧址上都立着高高的图腾柱,上面都有各种拟人化的图腾,大眼睛大笑容的太阳、弯弯大嘴的雷鸟、还有立着耳朵露出牙齿的小狼、各种各样头大身体小的鱼。每个城市中也会有好几个非常可爱,以印第安语命名的地点,比如开过八国尖峰会议的卡那那斯基斯村(Kananaskis Country)。

 

    这些音乐家会让我想起,我大学时的两个印第安人同学,妮可和史蒂夫(为了方便,他们全都有印第安和英文两个名字)。他们总是沉默寡言,和那些刚刚进入大学的加拿大青年人格格不入,要知道加拿大的大学生生活充满了Party和玩乐。因为好奇,我和他们成为朋友。他们因为是印第安部落里最优秀青年才会被部落送到大学里学习。学习的学费当然全免,而他们学习也带有使命感,因为学成以后,要回到部落中去教小孩子读书。在印第安人的保留地中,有他们独立的小学和中学,为了培育下一代的印第安孩子因此需要大量的本族教师。

 

    作为年轻一代中最有责任的人,他们都早早和本族的青年结婚,有了自己的孩子。妻子不用工作,在家力照护年幼的孩子,而他们每个月都可以从政府那里得到特殊的津贴。因为居住在和其他加拿大人分离的地带,而且也刻意保留着自己的文化,他们在大部分加拿大人的心目中成为象市中印第安人音乐家的排箫一样的传说。大部分的时候,我们只闻其声,却无法真正的接近他们。

 

    据说,在北美的印第安人虽然统称印第安人,却有数以百计的不同的部落。这些部落也都各自有他们的首领--也就是酋长,图腾、和不同的文化。那些大部落大酋长们,在每个现代城市的历史上还留有记忆,并演变成传说。美国西海岸城市西雅图(Seattle)本身就是从历史上最著名年的西雅图酋长(Chief Seattle) 而得名。1850年美国政府试图从印度安人手里花15万美元买下西雅图的土地,他发表了一篇公开信“TO ALL THE PEOPLE”: “你们必须教导你们的子孙,在他们脚下的土地是我们先民的遗迹。因此,他们才会尊敬这块土地,告诉你们的孩子们,因为有着我们生命的存在,才使得大地更加的丰富……”

 

 (温哥华国际机场的印第安艺术雕塑,“玉石独木舟”The Spirit of Haida Gwaii, The Jade Canoe,它曾经是加拿大$20元纸币后的图案)

 

    我还有两个社会学教授,都是从哈佛毕业的学者,除了教课,他们专门的研究课题是加拿大印第安的一个部落:Blackfoot (黑色大脚)。那是一个英勇善战,流传了很久的部落,我读书的城市里有一条高速公路就是以“黑色大脚”命名的。

 

    有一次和其中的一个教授聊天,好奇的问他:“黑色大脚”的名字是因为他们的脚特别大吗?他看着我微笑,我发现,他眼睛的颜色和我们的很象是深棕色的,然后回答说:“你看看我的脚就知道了,只不过我的祖先们并不穿皮鞋。”

 

    在失去了自己祖先土地的地方研究自己的祖先,应该是件很奇特的事。他们和大部分加拿大人,甚至自己的祖先都相隔巨大的距离和历史感。在离开学校之后,辗转过几座城市和几个大公司,我却再没有碰到到过一个印第安的同事或朋友。

 

    每个北美城市,每个闹市中心街头印第安音乐家的排箫似乎是他们刻意的存在,历史和他们在人们心中的距离,那么近,那么远

 

  评论这张
 
阅读(18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