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哈瓦那酱油炒饭  

2010-08-10 02:03:53|  分类: 兰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瓦那酱油炒饭

 

    海明威在《流动的盛宴》的开头写道:“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走过世界很多城市以后,发现如果一座城市是一席流动的盛宴,城市街头那些流动的小商摊则是宴席上小小的胡椒瓶。当第一道大菜上桌,无论如何也要从容的在腿上铺平餐巾,在美味佳肴上轻轻摇撒一些胡椒粉,才可以开始品尝。 

    搬到温哥华,首先发现无论云集了多少移居到“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世界各国的大厨—他们开了很多风味独特的餐馆,也无论吸引了多少全世界各地写食评专栏的美食家,这里最受欢迎的美味依然是街头摊的热狗。这种简单的热狗摊骄傲的摆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地带的每个十字路口的拐角。在2010年冬奥会之前,大部分摊位上卖的都是“真正阿尔伯塔牛肉热狗”,(阿尔伯塔省的牛肉的确是加拿大人的骄傲)在冬奥会开幕时突然以国际化的趋势添加了一种叫“Japa Dog”的日式热狗,在Google输入这个词之后,才发现“Japa Dog”是温哥华独创。 

    刚刚经过BBQ烤炉烘烤过的肉肠,用刀切出翻花,外焦里嫩、鲜美多汁,配上可以选择的10多种调味:黄芥末、酸黄瓜片、酸卷心菜、烤洋葱丝、番茄酱等等,用熏热的热狗面包一卷,绝对人间美味。连对麦当劳那种国际连锁快餐最排斥的我,每次路过都会站在街头买上一个,大朵快颐。 

    在德国的法兰克福,街头最受欢迎则是叫crêpe的一种甜饼摊。这种甜饼源于法国,和法国高级餐馆一起随风潜入的在欧洲各地流行。摊主用一只平底煎锅在上面摊一层薄薄的小麦面糊,两面煎黄,然后在面饼上按照客人要求放上香蕉、草莓、菠萝等鲜水果,再配上巧克力酱、鲜奶油、果酱,撒上薄薄的白色冰糖粉或者各种果仁。总之,一种带给人高卡路里高快乐感的食物。 

    这种crêpe,我后来在西班牙、意大利的街头都见过。最有意思的是在爱尔兰的都柏林街头,好朋友祖籍山东,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甜饼,平底锅一样,甚至连用来摊饼的木拨子都和老家一样,思乡之心泛滥,非说这饼是偷学了山东煎饼的手艺,甚至和她的爱尔兰朋友开始了“版权”之战。 

    它混入香港的时候就变成了街头的水果班戟”,据说班戟之音是按照 “Pancake”而来,但是和crêpe的唯一区别就是不再热气腾腾而变成了清秀矜持的冷食。按说香港才是世界上食品摊最具有生气和创造力的地方,规模也大,才敢叫“大排档”。每一次去都抱着一定要到《阿飞正传》、《古惑仔》那样的大排夜档去狂吃,然每次总是在时代广场那样的衣衫靓丽的地方落住,找不到可以在街头大吃的地点,也寻不到黑帮马仔所在。但是走街穿巷,总是要把附近最好吃的“鲜虾云吞面”翻出来。香港的云吞总是个头滚圆,因为鲜虾所在结实的像小小狮子头,面皮完整,没有破损。鸡蛋面更是精细劲道,连里面半颗热汤滚熟的青菜都热情而不过分的刮燥。就好像一边收了钱,静静看你大吃的云吞面摊的主人。

     韩国的首尔,最受欢迎的大概是一种用土豆丝裹上薄薄面浆的油炸街头食物, 客人可以选择浇上辣椒酱、番茄酱等酱汁,有一点像南方集市上可以吃到的油炸萝卜丝饼的做法,颜色金黄鲜红甚是可喜。还有一种纯糯米制成的小鱼状年糕,用竹签穿成一串,上面粘上辣椒酱、鱼露之类的调味,最适合新洞一带的年轻情侣们边逛街边像接吻鱼一样的合吃一串。   

    当然这些都比不上在异乡的街头突然看见眉清目秀的家乡小吃那种美妙。2008年第三次去巴黎旅行,突然发现埃菲尔铁塔脚下多了一种熟悉的甜腻香气。定睛一看,那街头站立、带着白厨师帽子的黑人青年手下的大大的圆型炒锅中滚动的棕色坚果岂不就是我的糖炒栗子?这是我前几次去没有见过的,在炒锅附近观察了半天,满怀“异乡遇故人”的激动买了小小一包在手,虽然栗子外观的功夫做足,但是味道却差了很多。主要火候不对,栗子吃到嘴里有些隔夜饭般的生硬。 

    最好玩的一次是在古巴旅行,旧哈瓦那地区海明威生前常去喝Mojito(兰姆酒、白糖、鲜薄荷叶、青柠檬与苏打水调成)的酒吧BodeguitadelMedio附近有一家挂着龙虾招牌的西餐馆,里面的西班牙海鲜饭非常正宗。奶酪柠檬都烘炒得极为到位,最重要的是里面的两只龙虾尾,鲜活可口,一大盘也才要15美元。 

    转日,在哈瓦那旧王宫附近看见一个街头小摊的生意热火朝天。但是食物看起来有些神秘,类似于炒米饭的样子,深褐色,并兼有红绿点缀。心想,这大概是加勒比海风情的炒饭吧,怎么样也得有海鲜饭的那种惊喜。饭用一个小纸盒捧着,放入口中,味道却极为熟悉,似乎有小时酱油拌饭的那种味道,而其中红的是胡萝卜,绿色的是青豆。难道花了5美元的价钱买了一碗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酱油炒饭?正在疑惑中,一抬头看见奋力炒饭的英俊古巴小伙手边有一瓶看起来极为珍贵物件,瓶子上的标签上是我们都看得懂的中文:“珠江桥”酱油。 

    无论是“巴黎糖炒栗子”还是“哈瓦那酱油炒饭”都有一种全球一体化的美感,街头食品摊无论在哪里都和风土人情一样不容错过。 

    假如城市是一场流动的盛宴,那么行走的最佳方式其实是:边走边吃,边吃边看。

 

(中国青年报专稿)

 

  

  评论这张
 
阅读(4503)|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