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我说人生亦长情  

2010-06-30 13:4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年,我兼职做报纸的时候,曾立过一个理想:要认认真真的学写新闻报道,财经报道。

那二年中,不只一次,夜里12点还没有整理完自己的采访稿,因为报纸的同事还在等着排版,着急到坐在家里大声痛哭。

    但是,所有累、所有的辛苦,比起理想都微不足道。

    直到今天,当年的投资人姐姐还会指着我说:“看看,办那份报纸让我捡到这个宝贝。”我们成为了朋友,彼此的信任比一份报纸的时间更长。

    我说有一天,我会再办一份报纸,一份立体传媒,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可是我有一天被拉到MBA考前的精英培训班,做了2分钟的英文讲演。就成为得票最多的候选人,因为他们都说:“没有人像她那么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最坚定的人永远最有说服力。”

    我冲那些投我票的人微笑,简单的理想可以带到长久,因为心无杂念而坚定。

    所以当我执意要去一份真正的报纸学习新闻写作的时候,帮助介绍我的朋友反复问我是不是“疯了”。刚刚进去开会的第一天,一个很牛X的记者听说我刚到报社,马上把自己手提包递给我,说:“你帮我拿着。”他把我当成了实习生,而我很快又把包还给他: “自己拿着。”

    另一个同事在餐桌上听说我的背景,惊得把手里的筷子掉在桌上。然后他们开始给我讲报社中的各路奇人,来证明我不算太离谱。

    只有老妈一边看“水木清华”的演唱一边对老爸说:“你看这个学建筑的不是也去唱歌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喜欢什么。”我坐在他们身边,眼睛里突然含满了眼泪。

    在很短的时间里,我开始“唰唰”写稿。原来中国官员都是这副模样,尤其是NDRC;原来记者们都是这个样子,比西方的同事好斗争强;原来…….我相信在没有一个视角,比去做一个记者能更好的理解中国和加拿大社会的不同。

    刚开始,我的稿件要写2遍以上才能通过,也就是3500字的稿件,我常要再写3500字返工。那个待人很好的主编常常在收到我稿件的2分钟之内打回来,对着话筒狂轰滥炸:“你怎么这样写稿,你看看别人怎么写文章好不好?”

    当年我在将近2万人的大公司做暑假实习生的时候,都没有人这样骂过我,用这种语气。但是我没有第二个字,只回答:“好。”

    然后拼了命重写,写完再给好几个可以叫老师的朋友发邮件请他们先过目。在这个行业中,我的朋友都已经是翘楚级的人物。几次之后,他们一到我的发稿日,就假装听不见我的电话。

    可是,我一直坚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我努力了还做不好。所以,我还是写,直到有一天主编问: “这个稿子是你写的吗?还是编辑改的?写得很不错。”

    这之间相差不到2个月的时间,从此我知道,我不需要重新返稿。

    2个月之后,我可以做到晚上10点还电话采访据说一贯高傲的某官员,从某国部长到某国部长。印度总统来的时候,大使馆新闻官一再解释,不是我不安排,实在是一个记者都不可以专访,如果有媒体采访,我们一定会安排你。有一次等待欧洲议会主席的单独采访,前面走出一个穿着闪亮料子西方满脸放光的小个子,我问大使馆官员他是什么媒体的,他们说:“芮成钢,你不认识吗?”

     我从北京的这头窜到北京的那头,容光焕发,满脸春风。然后和询问的朋友打趣:“事业和爱情都可以让女人美丽。”

    学习的新闻写作,当然也会影响到我的第二本书的写作,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几乎没有时间完成自己手上进行的采访。可是在新闻写作中学会的更深刻的发掘非表面化、非完全正面的事实,让我每次面对自己的采访对象都更加从容。有的时候,我甚至反感自己培养出来的专业化敏捷的反问句式,这和我平淡的性格时候相违。

因此会停顿一下,然后说,“你其实可以不回答我,你只要讲自己喜欢说的就好。”

    今年5月的时候,我写了好几年的专栏的编辑姐姐退休了。我专门到报社去给她送行,我还记得有一次我抱怨自己写这个栏目写得太久,她拉着我的手,说:“兰妹妹,你就写到我退休吧,帮我站好最后一班岗。”

把编辑都写到退休了,我和她坐在那里算我到底写了几年的专栏,原来整整8年。这个数字让我自己都震惊了。

毕竟在这样变化太快的世界里,尤其是像我这样,时常会飞来飞去,把异国为家乡的人,8年不是一个很短的时间。她主持的栏目一直是那份全国发行的报纸中最受欢迎的前3名,在写作的第一年她就告诉我:“你是我们报社今年评选出的最受欢迎的10名作者中,唯一不在我们报社编制中的。”

     很快她的继任编辑又打来电话,你可以再帮我们写下去去吗?你的专栏一直很受欢迎。

     我在电话这头有点迟疑,看一个作者的文字8年不会太烦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写作的天赋,或者说,我的文章真得好看吗?只是,有一点我还有点骄傲,我说写作亦长情。

     有一次,我在北京书店看书,突然发现书架上的好几本新书都是我曾经在论坛上交流过的老师。在我以一份专栏写8年,一个理想携带很久为骄傲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放弃过当年的写作,书一本一本的在写,虽然不是最流行的,但是却越行越健。

    我最喜欢的商业天才苹果老板乔布斯曾经在一次斯坦福的毕业典礼上做过一个讲演,他告诉那些准备开创自己事业的学生,一定要找到自己所爱的事业,这样才可以做得好。

    很他说自己很幸运,因为他在才20出头的年纪就找到了自己所爱的事业,而且一直做到现在。

    我想我也比很多人幸运。我四五岁的时候,就在姥爷的指导下给在北京的爸爸妈妈写第一封信。十四五岁的时候就写了很多诗,还立志成为一个诗人。

    而现在,即使我不在身边,爸爸妈妈也可以在报纸上看到我的文章。妈妈偶尔会汇报:我在《青年文摘》上看见你的文章了。我对文摘类的报刊没有任何好感,但是,我希望有更多的文章出现在《青年文摘》上,因为那似乎是妈妈最喜欢读的杂志,那样会让她骄傲。

    再一次启程,飞往加拿大的时候。

    我比从前更不怕颠簸,和流离。

    人生长情,又岂是千山可以阻隔。

  评论这张
 
阅读(242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