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而我已飞过。  

2010-05-27 22:38: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泰戈尔有诗:“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

    假如你不是鸟,那么你飞过的天空,肯定留下了温室气体。

 

    假如你乘飞机飞行1万公里,空中会留下1390公斤的碳排放;

    乘坐火车在陆地上行进1万公里,则留下100公斤的碳排放;

    你乘轮船在海上飘荡了1万公里,同样留下100公斤的碳排放。

    我有一张低碳罗盘,可以计算,买1公斤衣服有多少碳排放,用1千克洗衣粉有多少碳排量。当然最简单的是,我每次飞回加拿大,一来一回两万公里,我不仅仅看了两万公里的云,看了6部Air Canada提供的电影,还在空中排放了2千8百公斤的二氧化碳。

    善哉啊,善哉。

    2010年的中国,最时尚的新词或许是“低碳生活”,以前的环保主义者,去年的“乐活族”,今年都变身为“低碳达人”。

    对这个时尚话题,父母辈有足够的忆苦思甜资本说,我们才是真正的“低碳达人”。那时,人们很少吃肉、出门骑车、一年到头衣服只有那么一两件,更没有坐过飞机。

    时装会反流行,会复古。天桥上今天行走的模特可能穿的是30年前那个夏季的流行款式。

    我们祖母那辈人身上的没施过化肥、没打过杀虫剂的廉价粗棉布衣,被U2乐队的BONO穿在身上,就是要价200欧元的有机衣服。

    生活方式也会“复古” 反流行。今天最健康最低碳的出行是自行车,不过北京的街头已经跑满了4缸、6缸的私家车。

    常常在北京上下班三环车海中浸泡的同学们,罪过,罪过。

 

    2010年3月,我坐在北京“老书虫” (BookWorm)书吧的无烟区,听了好几场讲座。和书店老板Alexandra Pearson聊天的时候,她告诉我,这是一个“零碳的文学节”——所有乘坐飞机的作家,飞行里数都经过计算,并在一家欧洲的碳交易公司购买了“碳减排”来中和旅行带来的排放。

    一批受邀参加“国际文学节”的各国作家的北京之行的时候,也许欧洲就增添了一小片黑森林。

    作为北京著名的“老书虫” 书吧的老板,Alexandra曾因在中国杰出的文化传播表现和积极赈灾汶川地震,得到英国女王的勋章。

    我个人觉得,她也应该在中国得到一块勋章,但是的确不知道中国有什么样的奖章适合她。

这是我参加过的所有会议中,形式上最简陋也最低碳的一个。

    没有巨大的会场和高悬的水晶灯,没有空调和多余的纸张印刷品。作家们按各自的时间表坐在不大的会场,身后是被摆满了书籍的高高书架。而听众则密集地挤坐会场。

   

     如果泰戈尔尚在,能被Alexandra邀请再次来到中国,他该可以说:天空中没有留下温室气体,而我已飞过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77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