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第一次进夜总会  

2010-05-15 11:48:30|  分类: 兰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14日,晚10点,北京。北京站附近的一家5星级饭店中的私人会所。

 

私人会所是什么样子,我以前没有印象,没有概念。走进去以后发现原来像钱柜那样的卡拉OK,只不过迎面来的几个穿黑西服的保安人员身型魁梧,眼神在黑暗里都阴森森的。走廊里常有一些,看气质像小餐馆服务员,但是打扮俗艳的女子穿梭。

 

遂不安起来。

 

等到走到包房,发现原来屋子里大部分是中年男子,有人在搂着那些年轻女子跳很奇怪的舞,有人就坐在沙发上,有1到2个女子坐在他们的大腿上。

 

我们同行的四个女生就站在那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直到他们腾出一条长沙发来,我们都坐在一起。

 

我即紧张有兴奋,把每个屋子里正在工作的女孩们都仔仔细细的打量。她们脸上的化妆都足够浓艳,首饰也都闪亮夸张,不是每个人都穿超短裙,黑丝袜,10寸的高跟鞋。我努力想整理出一个总结归类来,但是,居然很难。

 

她们既有裤装,也有裙装,甚至有看起来不那么夸张的BCBG的春季新款连裤装(当然估计是仿制版)。

 

而她们的表情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茫然,任是被抱着揽着摸着,都张着眼睛到处乱望。一类则是无论陪着喝酒还是玩骰子,都恰到好处的讨巧奉承。

 

我们的到来,让屋子里的人物安静了一阵,递名片的递名片,握手的握手。我因为忙着看人,居然都不知道怎么打招呼,也不说话。

 

女友,紧挨着我坐,说这里的烟气好大。我小声和她说,“哈哈,这是我第一次到这样的风月场所,不是说天上人间和一大堆夜总会刚刚被关掉吗?”

 

她们脸上的表情当然十分惊奇,说,你就没有来到过这样的地方?我摇头。

 

她们乐,呵呵,好好看看吧。

 

然后一队女孩,10个左右,走进来,站在屋子中间。我问这是干什么,她们说,这是让你挑小姐。

 

然后又进来一队。

 

隔了5分钟,又进来一队。

 

这些女孩也不搔首弄姿,往那里一站,也没有惶恐,只是让你看让你挑的一副随意表情。

 

女友说,也没有多少漂亮的呀。我仔细看看,觉得都是眉目清秀,中上姿色的,只是气质不佳。而且,其中有很非常可疑的巨大胸部。

 

我的意思是说,那些穿着低胸衣的女孩,看起来身材非常不成比例。

 

我附近的一个无聊男人用手机,拍了好多露出来的低胸在给另外一个小姐看。屋子里的20个男人,90%以上,都要了在“工作”的女孩。

 

女友说:“你现在有没有觉得男人都很糟糕。”

 

我早就过了跺着脚骂这些“臭男人”的天真年纪。

 

我说,我觉得这个社会很糟糕,但是哪个社会不糟糕?

 

重要的是,从事这些行业的女性的比例是否比其他其他国家的比例要高?

 

中国的在贫困线上的人群和社会最富有的人群之间的GAP有多大?(人均收入高低差距为55倍)

 

中国贫富悬殊比例是多少?Gini Coeffient是多少?据说已经远远超过危险的境界线。(中国的基尼指数位0.496的收入分配是严重不公的水准,早已超过0.4的国际危险高压警戒)

 

而这些女孩的生命、健康、尤其是生病有没有看病的保障?

 

而最重要的是,这些女孩从事这个行业之前,是否有其他的选择?有受到其他职业技能培训的机会?再她们从事这个行业之前,她们想读书的,有没有可能读书?想从业的,有没有机会受到培训?从业的时候,是否能够养活自己,保证自己的基本物质需要和非物质的渴求?

 

我不是中国的社会学家,但是中国的社会学家们能够回答这些的问题吗?

 

我知道,假如是那些收到过教育的女生从事这样的兼职行业,是这个社会的道德基准出了问题。

 

假如是没有受过教育的女孩,必须从事这样的行业来谋生,其中的比例越高,这个社会的安全系数就越低,给人们的希望就越低,人们的幸福指数就越低。

 

最近我们听到的坏消息还少吗?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们受到对社会心怀怨恨的人的攻击致死。全球最大代工厂富士康的员工,连续的跳楼事件。

 

我曾经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逛过那里的红灯区,也曾经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到过最高档的女子脱衣舞酒吧。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黑暗面,但是这些黑暗面到底有多大?是因为什么形成的才是我们的问题。如何使这些病症、伤口变小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

 

我转身问同行的台湾八大电视和Next TV的 新闻女主播:“你们台湾也有这样的夜总会吗?”她们说,“当然有,只是据说,比这些女孩子有保障。”

 

就在我们聊天的时候时候,突然一屋子的人走了一半。每个人走的时候,都挎着那个曾经坐在他们大腿上的女孩。

 

这个夜晚的某些黑暗,才刚刚开始。

 


"+userLink+""; $('miniAd').show(); } }, onFailure: function(){} }}); } showMiniAd();
  评论这张
 
阅读(184618)| 评论(3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