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我所爱的林夕  

2010-01-25 22:3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爱的林夕

 

第一次到香港,发现人行斑马线上的绿灯一亮,就有急碎得如京剧鼓点般的电子声音催你过街。一条并不那么宽的街道,每每到了中间,还加一个小岛,敲着鼓点让行人Z字型周折一下再走。茶餐厅里有一半煎蛋,一半字母汤(西方给小孩子吃的一种罐头面汤)的半中半西的奇怪食物。我曾想,除了购物,这样的香港怎能可爱?

 

然而,你要一定要读林夕的《我所爱的香港》。就像你要读张爱玲的旧上海、王朔冯唐的新北京。一座城市要经过一个心灵的折射,才会有了些个人气质,张扬而生动。属于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色彩。

 

一人一事,皆因爱而亲爱。林夕的香港,就是由细碎的人和物组成。他说“有生以来,我连一厘秒移民的念头都没有过。”只怕,他若生于北京,也一样会用这样的话做半生典故之序。读他的书,你知道他只是珍惜身边之物,支离点滴、旧屋新人、国事八卦、都一视同仁地津津乐道。

 

喜香港才女亦舒的话“时间用在哪里是可以看见的”甚,他拿来作一篇文章。在文中说“有两句话是我经常挂在嘴边对朋友及同事说的。一是多看书,而且是不同类型的书,二是学好并练就流利的普通话。”

 

为了学习普通话,他请了单对单的北京老师学习半年,然后背普通话词典,每天写歌词也开着凤凰卫视。为了对比台湾国语和普通话的不同,他看大量的台湾时装剧。大概还看大量的央视张纪中版金庸武侠剧,因为他曾感--还是央视版的金庸剧要大漠有真大漠,要华山有真华山。

 

不肯离港却要认真学习普通话,偶尔拿香港和上海和北京比较;不愿移民远迁却喜欢看房搬家,随手批驳一下他不信的风水。为了不肯被风水左右,他说:“我宁愿孤独而优雅美丽的活在为未知的旅途上。”被梁文道称为“夕爷”,时而自谦为“港烂”的固执林夕,何等可爱。

 

其实象林夕这般舍不得香港,却努力学习外埠文化的香港人太少。大家都知道香港人喜欢到海外买有游泳池的的豪宅大屋,到了异国他乡却喜欢把异地改成另一个香港。比如,首先要有喝港式早茶的茶楼,还要有可以跑电子马的赌场,然后就是要有转播亚视、无线长剧的电视台。全不象大部分北京上海人到了海外,全老老实实的不挑不捡的,没见谁把大碗茶、生煎包发扬光大。

 

曾经有一段时间,周围有些在北京、上海、香港做商业旅行的外国朋友,问他们在这三座城市里最喜欢哪一座,大部分都会说上海。问为什么呢,则是因为它介于有文化气息的北京和商业化的香港之间。

 

换做问艺术家,答案总是直接而简单。当然是北京。一个到中国6年时间还不会说几句中文的美国摄影师说,你知道,当你和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朋友在798的一个有一棵大槐树的,貌似一个四合院的工作室里,沏上一壶茶。我会觉的,这里就是上个世纪法国巴黎的“左岸”咖啡馆。我们在讨论着整个人类的美感。

 

当然我要问一句,他们在北京讨论整个人类的美感的时候用的是什么语言。他说:“英语,哦,大部分时候我们看照片,会说70%的英文就够了。”

 

我怀念起起那个苦学“普通话”的林夕。然而,学好并练就流利的普通话的夕爷,如果在这样的一抱槐树、一壶花茶下,会不会把普通话说成一口“京片儿”。

 

喜爱一个人,希望把他直接搬到自己喜欢的城市来,不算贪心。

 

  评论这张
 
阅读(106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