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北京无贼  

2009-07-15 10:0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无贼

 

    某日“大桌饭”,与一食多见广、写过很多食评的老师为邻。他突然对我莞尔一笑,说:“兰老师,看来你已经适应北京。”40出头大男人的清纯一笑,让我全无防备地晕眩。他笑意更浓,“上次给你接风的时候,你还不敢落筷,吃东西时候眼神贼兮兮地。”说完,黑白分明的眼珠乱动,仿佛怕被下毒地端详起面前的盘子,模仿得十二分传神。

我的脸“腾”地烧了起来。那时,刚回家不久,方与正统北京菜重叙旧情,各路北京新牌菜式则是素不相识,自然,那家湖北餐馆里每道菜上桌,我那点女生紧张挑剔的臭毛病就犯了,平日里做会计时看数字要留神小数点后的小心,全用在仔细辨认盘子里的“素材”上,落筷分外小心。我自以为已经礼貌地掩饰了,却不料食评大师不光阅菜无数,观食客更是火眼金睛。

    不过,这次脸红以后我可以回答:现在已经学会“大桌饭”上吃菜,不看长什么样,先夹起来再说。当然,这是 “大桌菜”必须练就的身手,否则,好菜下圈转到跟前已经盘净菜清。

    “贼兮兮”这个词用得好,所谓家久不归成客,人久不归成“贼”。

    刚回国,过马路都会提心吊胆。因为你跟着人流过马路,会发现对面是红灯;小心看准了是绿灯,却有汽车冲着你狂按喇叭。立交桥下的人行横道更宽得令人绝望,我站在这边隔着滚滚车流看对岸,心里总在算,红灯亮起之前能跑到对岸么?乡下人上北京,路上有惊慌。有一次,碰上那个来自加拿大乡下(他那个村儿一共才2000人),却到CCTV-9当新闻主播的老乡,他早我3个星期落地,便有了过来人范儿,一同过马路时传授经验:“在北京过马路的秘诀就是,你不要被车撞到。”我每次过马路,眼睛东张西望,心里左闪右躲,紧张如小贼。

    货架上琳琅满目,但我不识何者为流行大宗品牌。只好捡起半土半洋的科学精神。每样东西拿到手,都反反复复看产地,看说明,看成份,若是眼熟的品牌还要看一眼是否“山寨版”。终于有一次,当我手拿34种包装的鱿鱼丝,对着超市灯光轮流举起,研究它是否曾被漂白,书香门第出身的老妈忍无可忍:“走,别在这儿丢人。”

当然,乡下人也有不“贼”时。比如以出门就总是华衣美服,严装肃容。首先因为自卑,知道自己是从一个虽然不分“农民”“非农”户口、但大部分人口都比较农民的国家来,就怕被人瞧不起。再就是从善如流会跟风,地铁里常有一些身着带水钻晚礼服装扮的女生,于是,平时从未穿过的衣服乘机晒一晒。这时,最受用的居然是我妈,她老人家年轻时没有赶上中国纺织业腾飞,所以每次我对镜穿衣,总是在旁开心的指挥,服装不合标准不得出门。

什么样的陋习,在北京的朝气蓬勃里都容易被融化。和美食大师“贼兮兮”吃饭的那个晚上,告别那个每样菜都被两层盘子宠着端上来的饭店后,又溜达到街角去吃“串儿”。那晚,路灯昏黄,大家在听私授英文,我独对着一堆串儿饱含热泪。说来可怜,“串儿”竟一直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每次探亲,父母弟弟陪我出门,悬着“串”字的摊前从不停留,往昔闺蜜们则对串串不屑一顾……总之,每次马路边吃得热火朝天的人间温暖景象从我眼前闪过,都会在敬畏中心生羡慕。谁曾想,立着耳朵听一干“知道分子”云里雾里清谈,心里紧张记那北京谈资ABC,转眼随他们降下云头,围在油腻腻的小桌旁,一篇惊喜中亲炙那有血有肉的北京式幸福。

    有了当晚各式串儿打底,马路便不再凶险。下一次绿灯过马路差点被汽车顶住髋部时,我目不斜视视死如归岿然不动。再围上大桌时,一盘盘菜转过眼前,不必细辨何物,夹到盘子里就是菜。几圈下来,我就面色红润体态渐丰。又捡回T恤牛仔裤,当然,是那种丝绵阔腿仔裤,纯棉T恤。老妈当然不悦,好不容易等了10多年,才捡回一个漂亮老姑娘娱乐,遂软磨硬泡:“你穿裙子好看嘛,我喜欢看你穿裙子。”

    一日,在后海一家小店,觅得一宽松至极的亚麻连衣裙,几无剪裁,装饰了了,不过前襟上手绣一片荷花荷叶而已。老妈见之嗔怪:“腰呢,你这裙子哪里有腰?”后来我站在地铁站出口,有风徐来,裙摆飘飘欲仙,我终于估出,这裙子足可以装得下三个我。终于一天,拥有一副可以参加“功夫熊猫真人秀”身胚的老弟终于忍无可忍:“姐,你怎么穿一睡袍到处走?”

“我在后海买的呀。那条街上,男人们都光膀子,女人们都穿拖鞋睡袍,头上戴卷。我们要宣扬宣扬北京传统文化。”吾至爱亲弟,一低头,看见我脚上那双顶了一朵大花的人字拖鞋,终于惨叫一声倒地。同时倒地的还有我刚学会行走的小外甥。此去经年,他淘气捣蛋晚上不愿上床睡觉时,我知道他爸妈一定会说:“你再不听话,我们叫姑姑把你带走!”

    那一刻我得意洋洋,满心欢喜:北京我终于回来了。

    招摇过市,北京从此无贼。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