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beijinger's beijing 2 尊严  

2009-06-19 00:4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天我从东方新天地出来,准备到崇文门的一个饭店和父母汇合晚餐。站在高峰时间车辆川流不息的银街,竟然打不到一辆出租车。

这时候,一个满是北京味的爷们声音问我:你去哪儿?我说:崇文门新世界。他大声说:去崇文门还用打车啊?坐我车去就行了。

可能是他的北京口音让我亲切,加上怕父母等着着急,我只犹豫了一下,就坐上了他的车。

所谓的三轮车出租,很狭小,你在里面可以感觉到道路的颠簸和每一次加速减速。那个四十多岁的北京爷们自然要聊天,问我从哪儿来,干吗去,反复告诉我,其实那些开出租车的司机都不是北京人,要找崇文门的一个老饭店,还是要他这样的北京人。再说,现在北京出租车司机特别没文化,您想和他聊个天都不行。原来咱们那些北京司机多能聊啊。

这个时候妈妈打来电话,问我在哪儿。我说在三轮车上,她在电话那头说:什么??

我实在不知道这车怎么称呼,于是问:师傅,您这车怎么称呼?

他字正腔圆,底气十足地说:告诉咱妈,我这是摩的(DI),让她放心。

“摩的”两个字尤其铿锵。

经过一个路口,红灯突然堵了很久。那个“摩的”师傅,突然压低嗓音,说:姑娘,一会儿要是警察问,你就说你是我朋友,千万别说不认识我。我当然明白为什么,于是说:您放心。

他小心翼翼开车的时候,我仔细看了一下他-皮肤黝黑,平头。车里很小的空间,压抑,却很干净,车前面放了一个鸡毛掸子,挡风玻璃搽拭的铮亮。透过挡风玻璃,从很低的角度,你可以看见道路上行驶的A6,奔驰7系列,还有上下班骑自行车的人们。很窄很小的空间里,视线拥挤充实,有一种活力。

我问他,我可以拍照吗?他犹豫了很短一下,说:行,您别照我正面就行。不是我不让你拍,咱们也有隐私权是吧。

车进了新世界,才发现他也不知道饭店的地点。我说,我下来走吧。他说,别介。一路问沿途的路人,他硬是找到到了饭店门口。说:您坐我这车了,我一定得给您送到地儿,不是?

我下车的时候,他继续说,你看,在这一片,还是北京人熟吧。我冲他笑,多给了一倍的钱。他乐了,小费?那我收了。

我下车站在饭店门口张望的时候,他已经很快的涌入车流。因为很短的车程,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他,是不是下岗工人,为什么开“摩的”。我只知道,开出租的司机很不易,而他在十字路口突然压低的声音说:您就说是我朋友...更加不易。

也许他有北京人特有的优越感,这优越感在很多外来人口的冲击下似乎很脆弱。然而,除去这些,他和很多北京人一样,很容易挺直脊背,提高嗓音,像吊京剧嗓子一样中气十足:咱们也有隐私权是吧。

我真的,像热爱北京一样,热爱这尊严。

有一次,有一个朋友问我一道西方脑筋急转弯。他说,你怎么知道在地球上?

我说,可以看见月球。他摇头,笑,假如你看见Starbucks。但是古巴没有星巴克。我说。他回答:古巴是社会主义国家。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俺们国家,有。有照片为证。

据说终于没有开进故宫里,但是不妨碍它在荷花市场旁边滋滋润润的雕梁画柱。

自行车,汽车都没有车库。但是,灯笼,对联,门神....美啊.

 

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把荷花市场的牌楼拍全,可是这两小孩儿就和“眼前花”一样在哪儿晃。你没看见呢,还有满地跑得小狗,神情紧张的追毽子。

 

这张是我老爸的作品。用的是运动模式,而我正在龙舟上,运动中,Power 10--速度很快吧?划了5个500米来回。那个长头发的,光摆架势不干活的,就是我。:):)

后面摆舵的是一美国人,所以,前面喊喊号子都得用英文。他也就在这儿,受到我们的照顾,:)太胖了,回美国,人家才不让划他龙舟呢。

 

T3送机,我拿一SONY卡片机狂拍。发小“切”了一下走过,说:乡下来的吧,这都没见过。


上次回加拿大,同事们很激动。问,你看见北京新机场了吗?据说是全世界最大的独立候机楼。

我很自豪地说,见过,像一只乌龟背。他们一起奇怪,不对阿,我们在电视上看,是像龙的脊背啊,还有龙脊。我说,是吗?还有龙脊吗?我怎么看出乌龟背呢?

这一次我明白了,原来我看见的是配楼,不是T3主体。它其实...有点神龟,不是吗?

 

天使都是不穿衣服的。我不知道在哪里看见过这样无耻的一句话。

可是天使...即使不穿衣服,也应该洗澡的,对吧?

 

颜色太热闹了,是我深爱的那种热闹。我举起照相机的时候,那个年轻姑娘似乎看见我了,微微把头正了正,摆了一个角度,然后继续若有所思,连闪光灯都没有惊动她。

 

一队外国乐队,四人,浩浩荡荡从三里屯酒吧街里走过来,沿工体北路前行。

我拿出我的卡片机,它的就好像是一只玩具手枪,永远不能自卫。所以等照片出来的时候,似乎变成了,一队乐手中,间插了一对给父女。他们排在同一平面上,彼此熟视无睹。

我后来看见了那个中国父亲肩上的书包,让我想起了我小学3年级的思想品德课本上,有这样的话:遇到外国友人,不许围观,态度要不卑不亢。

不卑不亢是什么意思来着,就是不要把对方当事儿,虽然明知道对方是事儿。我如果是那个小女孩...倒退20年,一定被好奇心憋得快哭了。看~老外,还拿了一大箱子?乐器?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