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作吧, 作吧, 我要开花  

2009-02-08 12:1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吧,作吧,我要开花 

周六下午和MW一起喝茶,在我们家附近那一家有250种不同的茶店。 

店里的时光悠长而清香,周日的晚上还有Jazz音乐,因为这家茶店很象北京“雕刻时光”,每个到这里和我喝茶的好朋友都听我讲起过它的故事,然后他们把故事传播开去:在Joy的故乡--北京(每个加国朋友都知道我来自北京)有一个茶店,那里面有一面墙一面墙的新书旧书,有很明亮的北京下午阳光,店主人养了两只猫咪,猫咪们随便在店里行走,随便坐在客人们的膝盖上,然后猫咪们又生了毛线团一样的小Kitten,(Kitten这个词太可爱,请原谅我用英文吧)这些毛线团们又在店里随便行走,随便坐在客人的膝盖上伸懒腰。 

然后这个故事传播开去,就是Joy 的梦想就是在卡城开一个放满书,Kitten 到处跑的茶店。一个朋友有一次瞪着蓝眼睛听完关于北京的故事,以后就一直追着问我,你什么时候开茶店啊,用银的瓷的水晶的壶啊?我入股! 然后他还记得在我的生日送大盆的兰花。 

带着点小小的梦想,,这个茶店是我最喜欢和朋友来聊天的地方。 

MW晃着一对琉璃的绿耳坠,迎着阳光,点了一壶银针。看见她杯子里的银针,我心中开一个茶店的梦想又蠢蠢欲动。我和她说,这种茶是我爸爸的最爱,每年春天都我都回去张一元给他买新下的茶。而好的银针是可以立在杯子底部的,齐齐的一排,色如春水。她杯子里的茶叶大概是最最劣等的带了绒毛的毛尖了。她瞪着和琉璃一样绿的眼睛很无辜的看着我,我说,以后我一定要给你带一点好的绿茶来。你看我在这里的茶店从来不喝绿茶,她居然说:可怜的Joy。 

她的意思是,可怜的Joy,到了加拿大都喝不到好绿茶了。

我其实觉得她可怜,可怜的MW,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好绿茶。 

然后我们就在下午的阳光里隔着茶叶的冉冉热气互相可怜的遥遥望着,然后望着望着MW就开始眼泪汪汪,问她怎么了,她说:“这两天我心情不好,因为我总是怀疑我爱不爱RB,然后,我这样和他在一起到底对不对。”她说 “我这样伤心了两天,RB哄了我两天,直到我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去看医生,医生才说,我太象一个艺术家,心里永远有渴望和好奇。没有事情的时候也要弄出戏剧来。”

然后我坐在对面冲她大笑了1分钟。这种状态在中国人那里叫做:“作”(ZUO二声)。就是一帆风顺的时候一定要闹出点事情来。这种事情每个人都在干,乐从不疲的从来都是我们这些心灵敏感的女子。我说,你看看我,去年不很开心,可是当年有人求婚的时候,因为害怕我会在麦当劳店里坐着哭。说好要买钻戒的时候,我会说,不是一克拉的不好看。这些不都是在作吗? 

她表情认真地看着我,我知道你说什么,你是说,那样不好看,还不如要一个金色的指环。:):)我知道啊,只有我们这样要美感要完美不要委屈的女子才会这样想,这和金钱无关,和漂亮有关。我们常常会在上班的时候互相吹捧,不惜肉麻,

比如:你穿的刚好和你的头脑那么聪明精致。

或者:仅仅看我们的时尚感,老板就应该给我们长工资。

不管怎么说,MW大概是婚前恐惧症,或者说,当爱情一帆风顺的时候,总在怀疑爱情的完美性。在她恐惧的已经开始RB 弄得头晕脑胀的时候,她终于在RB的誓言旦旦和心理医生的帮助下开心起来。

她说,医生让我把工作压力和心理的负面能量转化成艺术的创作力,我已经买了水彩和水彩纸,Joy我知道你画有油画,你说我画一朵花的话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呢?

我依然笑得傻傻的,这就是我和MW可以相处得来的原因,因为她天真又那么娇柔的女性,可是骨子里一定有很坚韧的底气。

 

一朵花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画呢?

我想起小学读过的一篇课文:春雨--嘀嗒嘀嗒,下小雨了。梨树说:“下吧,下吧,我要开花。”。

 

作吧,作吧,我要开花。

一个女生,她不作,怎么开花阿。:)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