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最佳地点和月色  

2008-08-17 14:5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黛姐从北京从来, 好容易有机会去山里去散心。

正是阴历十五,在山脚下就看见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清澈宁静。说开车上山,找一个地方看月亮。沿着山路向山上开着的时候,似乎就是迎着那一轮月亮,看它在密密的山林的剪影上方悬挂,不高不低,触手可及。到了半山,路岔两段,一条向下,到那个著名的城堡饭店,另一条向上,可以到车辆可达的最高点。当然是继续向上山腰,月亮已经慢慢升到对面山峰的侧峰了,光辉更加清淡,色如银。四周是密密的原始森林,有夏天山谷的植物的清香。山峰如刀劈剑裂过的凛冽,月亮却完整的圆满着,美得没有没有人间忧愁。

其实这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深山的月色了。但是,在这个山腰之上,是不是还有一个更佳的地点看这轮让人屏息的月亮呢?如果在这座山的山顶看月亮,会不会更美呢? 山川沉寂庄严,月色更加清冽如水,让我有一点贪心。

有一段时间,常去听音乐会,觉得靠舞台最左边的4,5排的位置是最好,因为假如交响乐团里有钢琴,你在这里可以看见钢琴家的手指,甚至弹奏俄国作曲家古典曲目的钢琴家背部和手臂突然爆发起的肌肉。羞于是外行,采访一个西班牙有名的指挥家的时候,也没有好意思问他这个问题。终于有一次和音乐硕士的朋友去听蒙特利尔的交响乐团(据说这是加拿大最好的乐团)演出,他说,他喜欢第一层最左边靠墙的那些位置。这时候他突然指了指坐在音乐厅中间排列的一个老者,说他是音乐系最有名的教授,给先驱报写音乐专栏的作者。他一贯坐这个座位,在音乐厅中间座位最后最边的一个位置。我开始想,也许那才是听音乐会的最佳位置。

偶尔斜眼看看那个音乐鉴赏家,他一直闭目养神,到最后一个曲目的时候,突然发现他猛地站起来,动若脱兔的疾步走出了音乐厅。随即,掌声大动,所有的观众开始站立起来鼓掌致敬。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对所有曲目了若指掌,而那个座位最利于他在最后一个曲目完成之前不打扰任何人的离开音乐厅。

原来,最佳地点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权译,即使是听同一场音乐会。

读书的时候我一直是中上学生,无论多大的教室,都喜欢坐在最前几排。恋爱的时候,我却和那个鉴赏家一样,躲在后排那个最靠近门口的座位,害怕受伤随时准备人间蒸发。

直到有一天,遇见那个恨不得天涯海角只是随他去的人,才知道原来能衡量出最安全位置的心事不是在恋爱。如同沿着山路一直向上走的那个时刻,能够看见月亮挂在山峰的,不在乎是是不是最佳地点,而在相信---已经全心投入。

也如同和朋友,终于有一天面对面争吵起来,心中好像裂出一个巨大的伤口。我会自责,也会问原因,然后学会懂得:我们不在山脚,也不再山顶,恰恰在山腰,没向前或者向后,或者这是我们本该到达的地点?为什么要问,是不是还有更好的方式,而求圆满呢。
 
后来我专门读过那个闭目养神的教授的乐评,他说,你没有必要闭着眼睛把它想象成纽约交响乐,或者柏林爱乐乐团,你的耳朵会告诉你:这是这个夏天我在本城听到的最好的交响乐--就可以了。
 
我也是这样体会昨天的山腰的月色和渐渐远离的你,原来不贪心,昨天月色已经很好。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