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巴黎那样的心动  

2008-11-14 14:4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黎那样的心动

巴黎是一个形容词,枫丹露白,衣鬓香影,那样的形容词。

巴黎是一个动词,就象爱一个人,你目光所及,或声音所至,真的让你怦然心动。 

到巴黎的晚上,下着大雨,拎着行李走出戴高乐机场,一个出租司机远远的隔着雨丝对我喊日语, 小姐,请多关照~~ 

因为下雨,从机场到市中心的高速上堵满了车,司机的英语不好,但是他反复的告诉我,这是因为下雨,不然只要30分钟就到。车里一直放着古典音乐,他是我走过这样多城市,坐过这样多的出租车中惟一一个在出租车里听古典音乐CD的司机。他知道我从加拿大来一脸法国式的欣喜,说,我一直想去蒙特利尔看看,听说那里全是法国人。他的英文真的不好,但是我的法文更糟。我们在沉默中继续听古典音乐,看4条宽阔的车道的车辆慢慢爬行,窗外是巴黎的灯火,那灯光因为湿漉漉而好像经过PS加工般的明媚。 出租司机也望着窗外对我说:巴黎很美的,即使在下雨。我突然想起我听过的一首钢琴曲,“巴黎在下雨”。一颗心突然沉下来, 真好,这里是巴黎。 

后来的三天里,巴黎依然在断断续续地下雨,真正生长在法国大地上的法国梧桐的树叶落了一地。从罗丹艺术博物馆走出来的时候,我着迷的踩地上那些宽大而厚的叶子,整个人几乎被细雨淋湿了,猛地抬头,远远看见雨天里的埃菲尔铁塔。是的,巴黎很美的,即使在下雨。它远没有那首钢琴曲那么忧郁,却有着一种矜持的忧伤,似乎因为掌握了太多美好而无法言表,那忧伤反而让一种优雅纵横在每一条街道。 

上一次到巴黎,我曾经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花半天的时间坐在巴黎的地铁站里看人群,那行色匆匆的人们,巴黎女郎细细的裤管和玲珑的鞋跟。就像到香港的第一天,我花了整整2个小时坐在时代广场看来往的人群一样,看人群其实会让人上瘾。巴黎有很多酒吧,茶馆都有露天的座位,那些店家特地在露天的座位上面安装上了电暖气,这样即使是冬天,人们也可以坐在室外。那些桌椅都一至向外,显然巴黎有更多的人喜欢看人群。从这样的街道走过,知道自己也装进了那么多的人的眼睛里,看了一天画展之后心中突然有一种创造着一幅画而不是看一幅画的柔情。

 

地毯式轰炸的看了三天艺术馆以后,在最后一天的下午突然想应该去逛逛小店铺。去佛罗伦萨的飞机是晚上9点的,还有3,4个小时的时间。问旅店里的前台,她说,你可以去香榭丽大街啊,还有巴黎春天,这里到香榭丽走路只要几分钟。我说想要找那些有小店铺,有街头艺术家和手工店铺的地方。她摇头,说,今天是星期天,这样的店铺都不开门。翻开地图,我在地图上查找Basilique du Sacre Coeur(圣心大教堂),喜欢它胜过巴黎圣母院,喜欢她白色的圆形屋顶,和傍晚修女们只有风琴伴奏的天籁般的歌声。 

很惊奇地,圣心教堂前的两条街道居然比几年前更加热闹,也有了很多各式各样的店铺,其间夹着面包铺和哈根达斯。一家一家逛过去,很多店铺都像那些著名的旅游景点一样有各式各样的纪念品。不一样的地方是,纪念品都在很小的角落安静的写着:Paris。一家有一柜子的银手镯,红兰松石项链的店里,有一个头发花白面貌像一个教授的老人,坐在柜台后看店面里来往的人群,好象看了几个世纪的时光。我指着几串银镯子让他拿出来看,他一边拿一边和我聊天,“你是哪里来的?”我突然想和他开玩笑,于是开始拿日语打招呼,和他说我是京都来的。他上上下下打量我,然后笑: “不是,你不是日本人。”眼睛里闪烁着--我见过的人多了般狡诘的光芒。他一边拿镯子,一边讲解:这个是泰国的,这个是柬埔寨的,那个是印度度,这个来自肯尼亚。我问他,“这些都是你买回来的?”他点头; “那些都是我一件一件挑回来的。” 我挑了一只样式简单有拧花图案的银镯子,据说来自摩洛哥。突然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当你一直梦想一只巴黎的镯子,却把一只流落街头的非洲镯子带回了家。一个人旅行的好处就在于,你流浪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丢掉自己,反而还可以收留“别人”。

离开那家小店的时候,老人依然坐在那里,一定让我带走他的一张名片,我才注意到他身后是一块颜色深艳的波斯地毯。他似乎见过太多来往的人,目光明亮,神情温和。 

走在通往圣心教堂的台阶的时候,因为脚掌的疼痛那几乎是一种磨难,却没有忽略风中传来的歌声。穿过那些旁梯到达中心楼梯的时候,有一群人坐在台阶上站在围栏前,听一个吉它的歌手在歌唱。走进教堂,它的洁白的穹顶,彩色的玻璃窗,圣人塑像和我上一次来没有什么改变。沿着教堂,慢慢的走了一圈,在圣母玛利亚面前,点了一只小小的香烛。正值星期日,上一次傍晚唱弥撒曲的修女变成了穿着白色长袍讲经的主教,教堂的椅子上依然坐满了祈祷的人们。把手里的香烛敬给圣母的时候,点燃的洁白的蜡烛的烛心有浅浅的粉红,那一盏许愿的树上有上百的蜡烛。整个教堂里肃静的只听见主教讲经的声音,在高高的白色圆顶里回旋。 

走出教堂的时候,教堂前的台阶上聚集了更多的人,那个怀抱吉他的歌手正在唱Beatles 的 “Hey Jude”。Hey jude, dont make it bad.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听歌的人群开始跟着唱,很多和我爸爸妈妈一样年纪的人开始摇着身体并彼此温柔张望。1968年,列农离开了他的前妻投向了大野洋子的怀抱,保罗.麦克特尼在看望列农前妻归来的路上写了这首歌…人群的声音越来越大,上百人的声音都在唱:Better, better, better….迎面开阔的是巴黎北部蒙马特高地的风景,笼罩在巴黎秋天的暮色里,一片片的房屋一直连向远方。人们都说,这里看到的才是市井的巴黎。 

穿过歌唱的人群,我的眼睛里蒙上了泪光。如果人的一生是由那些美丽的瞬间记录的,就像电影胶带上一格一格录制的图象,那么这个瞬间记录了我心动的巴黎。肃穆祈祷的教堂几步之遥,就是放声的歌唱的人群,这里才有圣殿和市井的最亲密。从神的祈祷中一转身,就可以进入温暖的人群,歌声和爱情,也只有,巴黎有这样大的一颗心。象那个在卖给我银手镯的那个老人,好像见识过太多事情,才会神情安静,目光明亮。也象那个在雨夜的出租车里放韦瓦第的司机, 有一种情怀会在最平凡的地方升起。如果一个城市的历史和教养会带来宽容,只有巴黎让这种宽容和它的美丽融会成有大美而不言的典雅。 

巴黎,是一个动词。它总让我想起因为深爱一个人的那种心动,尤其在秋天下雨的巴黎。

 

附件1:钢琴曲,巴黎在下雨

www.soqin.com/content/view/17190/56/

附件2:思想者

 

 附件3,我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