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撬走了沙发的滑雪板  

2006-10-30 17:4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撬走了沙发的滑雪板 - 兰格格 - 在海一方(请勿转载图文)

 

从前我以为在漫长的冬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一个冬日的下午,蜷在壁炉边的沙发里读一本厚厚的硬皮书,最好是莎士比亚剧作集之类的一直向望却无遐阅读的书。窗外飞着大片的雪花,壁炉里跳跃着红红的火苗,沙发旁的茶几上的英国红茶飘着浅浅的奶香茶香。这是一个书虫最美好的冬天。

 

就象一个从未恋爱过的女孩突然尝到相思的美好,或者一个从前骑自行车的男生突然有了一辆自己的奥迪A4 ,当我学会了滑雪─站在两千多米高白雪皑皑的山峰之巅,看脚下的千年松柏森林青绿如沉谧的古玉,接着天下落下来的纷纷的花瓣,让热热闹闹地在你的身边精灵般的飞舞。雪山、松柏、雪花、风声它们是一个整体,而自己终于置身其中成为一部分,这才知道,冬天之最美好在哪里。

 

因为滑雪,壁炉旁边的松软沙发和英国红茶再也留不住我了。用句恶俗的小资招牌话说:冬天的周末,我不在滑雪,就是在滑雪的路上。

 

每一次和在欧洲的朋友们谈起在滑雪,我就会禁不住的洋洋得意。因为虽然大部分人都认为是从滑雪的发源的在欧洲高寒地北欧国家,英文的“ ski ”( 滑雪)一词意始于古挪威语skith。,甚至连现代滑雪板都是挪威人Sondre Nordheim发明的。但是他们相邻的阿尔卑斯山上的优良雪场要比落基山脉的滑雪场要分散得多。而且,除非人在瑞士,不然每次滑雪都是一次长途旅行。而这里,从卡城出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里,就有两个排名世界TOP 10的最佳滑雪场,Lake Louise和Sunshine。2010年冬季奥运会的地点Whistler(也是TOP10之一)也在我们相邻的BC省。

 

     都说加拿大西部省份的民风淳朴,但是滑雪和冰上项目却一直国际紧跟的潮流。但凡是那些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很小就玩得一身好武艺,10几岁可以在专业双黑道上滑雪的孩子大有人在。因为这里雪新鲜,松软,常常有好莱坞的明星结伴到卡城来滑雪,而从美国、澳大利亚来滑雪的普通游客就不计其数。冬天的时候在附近的滑雪场,你能听见美国德州、澳大利亚、英国、意大利各种口音的英文。

 

虽然说落基山脉的雪场没有瑞士的采而马特、英格堡、洛伊克巴德那么出名,那么奢华,但是班芙这样美丽的小镇在冬天的时候,也成了不夜城。你要是不小心在滑雪的山坡上摔个跟头,撞上的是Catherine Zata-Jones也说不定。

据说,中国古代也有滑雪这一说的。唐代李延壽在《北史》書中曰:"氣候嚴寒,雪深沒馬,地高積雪,懼陷坑阱,騎木而行",“骑木而行” 就让人联想到“郎骑竹马来”那份天真。其实是说,用木板象雪板一样踩在脚下,那是为了增加脚下的受力面积,防止陷于雪中,和《林海雪原》的抗日英雄脚下的竹雪还有区别。而且今年最流行的雪板最早是在007的《黄金眼》里看到的,布鲁斯南所饰的007用街头少年玩的滑板往雪川上一放,就风驰电掣的在雪上滑行了。真不知道,后来的雪板流行是不是得益这部电影。

所以,我一开始学滑雪是饱有林海雪原和007这样英雄主义幻想的,甚至因为那首诗,觉得有那么一份“郎起竹马来” 的天真。

 

第一次上雪场,还请了一个教练。教练是一个日本姑娘,据说过着冬天在雪场当教练,夏天在落基山脉当导游的神仙生活。她对那些成年的“崭新初学者”似乎并不在意。所以她带我们坐缆车上山腰,却只告诉我们如何抓住缆车的T把手,并没有告诉我们到了山上如何下缆车。我和另外一个菲律宾女孩,一路到了山腰都不知道放手,迎面是一道雪堆成的墙,我们连犹豫的时间都没有就扑了上去。结果当然非常动人:一面厚厚的雪墙上,镶嵌了一红一蓝的两个人,就象“圣诞松糕”上的两块埋在糕点里的红绿干果。等我们两个从瞬间灾难降临般的恐怖感里清醒过来,从雪墙上挣扎下来,那面雪墙上有一高一矮两个非常清晰的人印子。你绝对可以从上面看出:其中一个是年轻女性,身高5’8” ,体重110磅——虽然滑雪服略显宽大。

 

这仅仅是我冒险的开始。自从上过滑雪课以后,我不是在摔跤,就在在计算自己摔了多少跤。绿道,是最简单的雪道,我一趟滑下来大概摔了15,6个跟头,每次都非常不雅观的整个人横仰八叉,雪橇,手杆也都摔得零散各处。再滑,再摔,再爬起来,再摔。那天回到家,我就感叹自己的命好,摔了至少50跟头,身上竟然没有什么淤青,手脚也都尚在。

 

下一次滑雪,当然还是从摔跤开始。人反正已经摔得毫无畏惧,反而越摔越少。雪道按照从易到难级别分绿道、蓝道、黑道、双黑道(专业道),别人初学者大概要一二个冬季才可以滑到蓝道,我在第一个冬季就已经摔出绿道,滑向蓝道了。可以到2千多米的山顶去滑雪了,回家把MSN的签名换成:蓝道滑雪手。

 

上到两千多米的山顶,就可以真正体会雪山的美好。山的顶峰地段,地势总是最险峻,细细的小道只能容下2,3个人并排,一边是山体,一边断壁悬崖。山上的风也更紧,常常是山脚下艳阳天,山峰上风雪交加。你的睫毛、眉目都结了重重的霜花,脚下却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从山顶滑到半山腰的时候往往已经是一身热汗。而半山腰才是美景的极至,你可以看见远处的雪山,如烟如画,千年苍绿的原始森林站在雪道两旁好像保护你的仪仗队。你风驰电掣的穿梭而过,雪花在你的每个转身的后面轻轻旋转。

 

最美的一次,是滑雪场邀请了乐队在山脚做现场表演,现场效果不知道如何,但是乐声却借着空旷顺山势而上,到了山腰那些锣声鼓声嘈杂之声已经滤去,只剩下圆号、提琴、笛子悠扬的在山腰回荡,有如仙乐。从这样的音乐中,伴着晶莹的雪花,蔚蓝藏青的雪山,轻盈而过,突然怀疑自己背后长出了两片鲜奶油一样轻盈洁白的翅膀,好像天使一样学会飞翔。

 

但是,人一旦掌握了速度就会越来越喜欢冒险,再摔跟头就不能和蹒跚学步时相提并论了。有一次从坡度超过60度的山坡上冲刺而下,撞到了一个突然停在半山腰滑雪板人,加上正在拐弯,人就飞了出去。据同去的朋友后来描述说,我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360度全周翻,然后重重落下。她和朋友惊讶的已经准备打911急救了。而我从空中落下,扒在雪地上很镇静的抬了抬腿,动了动手,又深呼吸了两次,发现一切如旧,也没有任何刺痛。于是像折尺一样,一节节地从雪地里挣扎起来,在朋友惊讶的目光里朝她们招了招手,俨然一个英雄。

 

另外一次冒险是冲到雪道下面的灌木丛中。山里雪道一般都是依着地势修成,雪道的下面往往是很陡的山坡,断壁,或者是树丛。那一次已经是春天,气温升高,地上的积雪已经开始打滑,在坡势并不险陡的地方,一不小心就滑出雪道,朝山坡下的灌木丛飞去。那次是在KANANASKI的向阳坡,雪道比灌木丛高出许多,人掉下去就不见了踪影,幸好朋友随后赶到,用了很多力气把我从坡底下拉了上来。算是挂了彩,腰上被灌木的枝条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子。但是有惊无险,我得感谢我临撞上灌木丛在空中的一转身。而后当然是洋洋得意于自己平时的瑜加功的功底,练出了身体的灵活和柔韧性。

 

一个原来属于沙发和莎士比亚的幸福生活就变成了,一周两次的力量瑜加课,和周末的滑雪场,越来越喜欢去那些高难度的中级蓝道,梦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象邦女郎一样在山巅上象羚羊一样灵巧的奔驰在白雪山巅。

 

有一天我在滑雪的缆车上碰见了一个头发花白的滑雪健将。她说她来自德国,来加拿大是专程为了滑雪。她虽然已经满头白发,皮肤却紧而发亮,有着非常健康的红润。她告诉我过去这一个星期,她一直在玩直升飞机滑雪。说那些,不开放的山峰往往高于4000千米,因为不开放,所以必须要用直升飞机运她们上山。一直升机是4个乘客,她们从飞机舱门跳下去,然后一路滑下山,然后再让直升机运上巅峰。

  据说这样的滑雪是最具危险性的,因为全自然的状态,很容易遇见雪崩,或者掉进悬崖。然而,她却满脸发光:那是最顶级的滑雪,山峰绚丽夺目,天空触手可及,你仿佛有天使的翅膀。

        人最怕的就是看见别人为自己设立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或者榜样。从那一刻起,我已经开始梦想,有一天我穿着红色的滑雪服,从直升机的机舱直接跳下雪山,山峰绚丽夺目,天空触手可及。然后,经过一天的跳跃、飞翔,我在傍晚泡在雪山脚下的一泓温泉里,温泉上漂着一个小碟子,碟子上托着一尊被泉水温热的日本清酒,然后我的手上捧着一套《莎士比亚全集》…

    人一但学会了滑雪,对幸福的想象力都更加奢侈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