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中国人何时才能知道幸福与gdp无关?  

2006-10-23 11:3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何时才能知道幸福与gdp无关? - 兰格格 - 在海一方

在网上查找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Yunus的个人资料,看见媒体联报的消息,我眼睛湿润了半天。
 
  人群之中的和平

  也许经济学家说GNH和GDP增长无关,比任何人说这样话的意义更大。我看过一篇新加坡黄姓经济学家2003年写过的幸福指数和GDP增长无关的文章,而GNH是这两年才突然流行起来的。

 对另外一些人来说,一笔钱带给他们的又远大过财富本身,比如Yunus的那些穷人,平均227美元的个人贷款可以带给他们的福音并非只是生产的便利以及生活改善,更重要的是,还带给他们被承认的自尊和信心。
  中国GDP的高速增长,我远隔一个太平洋都能感受到,本地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一年比一年多。但另一个世界对中国的关注,只是商机,而不会是中国的经济增长能否增进中国国民整体的幸福?我每次回北京的短暂停留,总能看到很多和我们不一样的眼睛,麻木、空洞、沮丧,那是一种刺痛人心的、为贫穷和绝望笼罩的眼睛。过去,这种眼睛只在报道战乱非洲的画报上出现。
  周围的人说,他们是外地人。
  那些“外地人”是否会为GDP骄傲?快二十年了,经济学依然是今天中国的显学。曼昆的那本《经济学原理》在中国有巨大发行量,但我总怀疑,很多人漏读了书中摘录肯尼迪的弟弟1968年竞选总统时的一段演讲,因为中国的经济学家总在说GDP、甚至一位经济学家建议挖秦始皇陵的理由也是GDP。
  罗伯特·肯尼迪的那段话是:“GDP并没有考虑到我们孩子的健康,他们的教育质量,或者他们游戏的快乐。它也没有包括我们的诗歌之美,或者婚姻的稳定;没有包括我们关于公共问题争论的智慧,或者我们公务员的清廉。它既没有衡量我们的勇气、智慧,也没有衡量对祖国的热爱。简言之,它衡量一切,但并不包括使我们的生活有意义的东西。它可以告诉我们关于美国人的一切,但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可以因做一个美国人而骄傲。”
  诺贝尔奖的评委会说“Lasting peace cannot be achieved unless large population groups find ways in which to break out of poverty。”这话多么适用CHINA?当和平、幸福和贫穷对立的时候,一个经济学家,或者说,一个银行家和金融家能够帮助那些贫穷的人的时候,他对个人的幸福,一个团体的和平有多少帮助。
  我不认为一个孟加拉国的农村银行家对世界和平有什么贡献。无论他的银行多成功,也不能够阻止伊拉克的土制炸弹,更不能阻止那些正在研制或者已经研制出核武器。因此,这个和平的意义更趋近于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内部,以及个人内心或者小范围团体的PEACE。
  北京人说“他们是外地人”的不屑,“外地人”这个词里仿佛沾染了肮脏、仇恨、破坏、瘟疫等一切惟恐避之不及的东西,和平奖的意义就在这里显现。

  自由的拓展

  在此之前,我读到过关于Yunus和他的 Grameen Bank的故事,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关于建立银行个人信用系统的文章,因为当时中国没有个人信贷的信用体系,才让我留意。Yunus的故事正是被作为一个案例来提出来的,文章说,虽然都是穷人借小额贷款,但是他们的守信偿还率接近100%。这个数字多么让人惊叹,也就是说,穷人的信用在孟加拉国居然这样高。当时我以为是因宗教背景和文化的原因。国内有人在Yunus获得诺贝尔奖后,甚至认为,这证明穷人比富人更有信用。穷人在道德上是否天然优于富人,这样的现象我没有观测到,但在YUNUS的故事里,背后其实是一个非常精巧的信用担保系统。
  Anyone can qualify for a loan — the average is about $227 — but recipients are put in groups of five and once two members of the group have borrowed money, the other three must wait for the funds to be repaid before they get a loan.
  这5个人的信贷团体,大部分都是互相认识的人(一个村庄的?) 。每一次,只有2个人可以借钱,而另外的3个人要等到这2个人还了钱才可以借钱。也就是说,如果前2个人不还钱,那么后面的3个人就会受牵连不能借钱。这样,这2个人会在周围的亲友和生活圈里被人不信任。因为是比较小额的贷款,即使一个人还不上,大家可以互相支援一下。中国人何时才能知道幸福与gdp无关? - 兰格格 - 在海一方
  这个信贷方式,非常巧妙的利用了乡村熟人社会的人际关系,一个相对封闭的熟人社会里,天然容易建立并维护一个信用的约束体系,但在Yunus之前,这只是潜在的巨大财富。Yunus的伟大并不仅仅是发现了它,将之变为现代契约社会的一种个人信用体系,还因此激发了这个群体成员的“社会”责任感。这个信贷系统的良性循环会带给借款人周围一个良性的连带效应,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还有对这个团体信用的道义价值的重建。
  让我感动的不是“社会责任感” 这个词,而是由此而来的“自由” 和“自尊”。当贫穷的乡村妇女因为没有资金必须从二道贩子手里拿原材料并把成品低价卖给二道贩子的时候,她们已经成为“奴隶”。她们没有作自己产品主人的自由,同时也没有“自尊”,因为她们受制于人,贫穷并不在任何时候剥削人的尊严,但在形成某种类似人身依附关系时一定剥削人的尊严。
  Yunus和Grameen Bank贷给她们的钱,不仅仅让她们有自己购买原料、出售产品的相对的自由,同时,贷款的过程让她们知道自己被信任,自己在熟人社会中建立的信用有金钱价值,这会让她们唤起内心一个人的自尊。被信任并有相对主宰自己劳动力,并合理销售的自由,这些带给贫困人群的是一笔贷款无法衡量的心理上自信和勇气。
  加拿大那些商业银行有专门发放给农民的低息农业贷款,政府机关也有专门给农民的补助专项款。但这些商业银行,或基金的创办者肯定无法得到和平奖,为什么?同样的贷款,只不过地点和担保方式不同,对接受贷款者来说具有完全不同的意义。按照1998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阿马蒂亚·森的观点来解释,就是发展的任务并非工业化或居民收入的增加,而是个人真实自由的扩展。加拿大的“支农贷款”显然并不包含这层意味。


  宏观经济学的回归

  一个经济学教授,一个民营银行家得了和平奖,那么经济学奖的桂冠到底该给了谁。一看才知道是美国著名宏观经济学家Edmud S. Phelps,以他的Natural Rate of Unemployment 和Golden Rule Saving Rate而著名。

中国人何时才能知道幸福与gdp无关? - 兰格格 - 在海一方


  从前,人们认为通货膨胀和失业率之间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即“菲力浦曲线”。降低失业率将付出使通货膨胀上升的代价。Phelps对工资、物价进行了更为基本的分析,对“菲力浦曲线”进行了挑战,提出了“菲利浦斯曲线”,这种理论认为通货膨胀取决于失业率和通货膨胀预期。
  他认为,通货膨胀不会对远期失业率产生影响,它只是由劳动力市场的运转所决定,经济稳定政策只能对失业率的短期起伏产生影响。菲利浦斯表明未来经济稳定政策的可能性取决于今天的政策决策:今天的低通货导致对未来低通货的预期,因此有助于未来的决策制订。
  里根上台以来,主张自由放任的经济学观点在整个西方世界成为主流,凯恩斯主义的日渐式微,连带着课堂上讲授宏观经济学理论的老教授语气都不那么自信了。这时候Phelps的理论无疑是从把政府那只半藏在袖子里的“看得见的手”又向外伸了一截。
  时隔多年后的今天,高调“奖掖”一位宏观经济学家,认为政府决策可能决定将来的经济稳定,是否和现在的美国经济不景气有关?Edmud S. Phelps是否当年联名上书不支持小布什的“减税计划” 的经济学家之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确实看到了美国近期的政治决策对经济的负面影响。
  这个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微观的和平,和宏观经济的成就了2006年的诺贝尔奖。

(图片来源诺贝尔官方网站)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