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读书的行为艺术  

2006-09-12 05:2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的行为艺术

10e31e0ea8d.jpg

NYT专栏作家:Maureen Dowd

日常阅读报纸:(网上订阅用户版)

Globe and Mail (加拿大环球邮报)

New York Times (纽约时报)

 

日常阅读杂志:(订阅版)

Time Magazine (时代周刊)

Economist     (经济学人)

 

中文网上阅读杂志:(非网上用户版)

BBC 中文网站

《华盛顿观察》周刊

《经济观察报》网站

 

会零售购买的杂志:

People (尤其是它每年评选最美丽的人,最性感的人,最HOT的钻石王老五特刊)

Oprah (有时有特别好的人物专访)

Macleans Magazine (每年加拿大大学排行榜)

In Touch Weekly (排名TOP5的八卦的杂志,它比People还便宜)

 

 

10岁以前,我已经把《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世界优秀童话诗》都读完了。15岁以前,我已经把新华书店买到的世界名著丛书,《红岩》、《青春万岁》、《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被老师和学校鼓励阅读的书都读完了。15岁以后,我是一个文学青年,凡是那个时候流行的文艺小说,我都会比同学们更早拥有。那个时候流行的台湾女作家:三毛、席慕蓉、张晓风、张曼娟;香港作家:亦舒、严沁、李碧华的书我都借来或者买来读。国内的作者,大部分看的是他们的诗歌,从2030年代的新月派诗人到80年代的朦胧诗人,然后发展到看泰戈尔、白郎宁夫人、叶芝。

 

我出国前最后读的两个作者却不能不提,一个是张爱玲。那个时候张爱刚刚流行,受一个高中语文老师的影响我在西四新华书店买了一套《张爱玲全集》,一整套硬皮精装才18.8元,那个时候我的一篇获奖文章的稿费是100元。另一个是王小波,我是在北京朝阳图书馆里读到他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初始还以为是看到了黄书。彼时,王小波的这两部小说刚刚在台湾获过大奖,北京晚报文化版上说他是墙外开花,墙内香;那个时候他刚刚开始给三联周刊写专栏,我们都还不知道他会兴起一个王小波时代。

 

出国以后,我似乎再没有读过什么书,读的大多是报纸和杂志。作为一个商科学生,首先是一个被教商业管理的女教授引导:你们应该每天读环球邮报的商业投资版,那里有最新的加拿大商业新闻和财经分析 。其次是我的一个宏观经济教授说,你们应该去读一下Economist,它世界上最权威的一本经济杂志。。这两份刊物我到现在还在读,即使我已经从一个商科学生变成了一个大公司的商业分析师。

 

开始读New York Time是因为有一段时间给国内一份报纸翻译NTY的的专栏文字。然后就喜欢上Maureen Dowd的文字,她的文风犀利不让须眉,并且总是那个骂总统最凶的女前锋。再后来才知道NYT专栏作家全是美国超级大腕,比纽约客(NewYorker)的作家还牛。所以,时常去扫一眼那些专栏,这一眼实在很贵,每个月1499美元。

 

《时代周刊》实在是你不能不拥有的一份杂志,它不仅仅提供一些很中立的时事评论,最主要是它的文化观察提供美洲最迅捷的文化信息,比如当市场上热推《达芬奇的密码》电影的时候,它会专访原著中那个杀人的宗教组织天主事工会” (Opus Dei) 的成员。一次和只读《经济学人》的同学讨论,他的观点是,《时代周刊》的观点没有权威性,没有延续性。而我的观点是,《时代周刊》就是告诉你今天发生了什么,今天大家谈论什么。至于《经济学人》,作为它的忠实读者,我为它的广告词:和世界的那些领袖人物同读一份杂志 沾沾自喜。而它甚至已经成为一个高尚人士的标志,比如在电影《诱惑法则》(Laws of Attraction) 皮尔斯.布鲁斯南饰演的那个办公室在唐人街食铺楼上的另类大律师在飞机上的读物就是《经济学人》。

 

它的确是一个让人喜欢到疯癫的杂志。有一次采访一个加拿大统计局的官员。他提到2006年的加拿大人口普查,并且说《经济学人》杂志称加拿大的人口普查是世界上最准确的人口普查。然后他问,你们知道经济学人吗?我轻描谈写地说:我一直订阅,很贵的,今年上半年还没有续定。他一跃而起,不顾采访正在进行中,就开始当着大家面翻自己的行李箱,边扯出一些衬衣领带边说:我这里有最新一期,你拿去看!

 

我从前阅读国内的一份杂志《经济观察报》网络版,我一直认为许知远是一个写财经文章的诗人。当许知远和他的一些同事集体辞职离开《经济观察报》的时候,我也不再点击那个网站,远离了那份杂志。

 

平时读这些杂志和报纸,基本就没有什么时间读书了。因此,一年里我也就给自己买34本英文书,比如英文诗的合集,或者畅销小说。

 

周围的加拿大人似乎基本上不怎么读书,那些有点小资情调的女同事们喜欢在午餐时间读畅销的爱情小说,那些都是口袋版(Package Size) ,只要看一看那些书封面上或拥抱或接吻的俊男美女图片就可以猜到书里面的内容了。而轻轨地铁里面最IN的白领装备就是耳朵里听着IPod Nano,手里捧着一本书脊上贴着市公立图书馆标签的流行书。他们的手上是流动的NYT(纽约时报)Best Seller行榜: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你在天堂碰见的五个人,Mitch Albom) The Da Vinci Code(达芬奇密码,Dan Brown)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戴珍珠耳环的女孩,Tracy Chevalier) 据说,这些书在图书馆要排一个月得队才可以借到手。

 

因为不读书,所以我也没有沦落到和他们一起抢着在图书馆排队借书的境地。可是我却喜欢和广大的加拿大只看不买 读书族抢坐连锁书店Chapter的落地窗窗台。随便找一个周末的下午,刮风下雨都无所谓、素面朝天梳个马尾巴最好、到Chapter的书架上拿一本刚上市的好书,盘腿坐在宽宽的窗台上去一通乱翻,累了就到书店里的Starbucks咖啡店买一杯Macchiato, 然后就移师到Starbucks宽大的丝绒沙发里,深陷不起。我承认,这不是读书,这其实只是一种生活的姿态而已。

 

去年冬天,回京。在东四的三联韬奋书店,看见了一楼、二楼满满的坐了一台阶的广大的只看不买,只摘抄不买 族,我才感叹,原来喜欢行为艺术的读书者,还是北京更多。三联书店的购书小车实在是一个妙极之举,它大大地激发了我女人天性里的购物欲,所以一车就买了400多块钱的书。其中包括《小女贼漫画》系列和《麦兜》那样的画书,所以还是不敢称自己买了正经书,看了书。

 

可惜三联的三楼的茶室太糟糕,只卖五块钱一碗的花茶和广东凉茶,所以让小资类读书行为艺术不能充分发挥余地。那些书,一部分被我带回了加拿大放在书架上当摆设,另外一部分留在北京的家里,据说被理科毕业很没有文化的弟弟读了,从此也变得有些文化,居然骗了一个高中比他学习成绩还好的女生回家。

 

这些书虽然我没有读,但是造福人间,也算另外一种艺术。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