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在海一方

尔朱铭兰

 
 
 

日志

 
 

茶言观色  

2006-12-05 16:5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我喜欢泡Cafe,但是我泡Cafe的时候却不一定在喝咖啡,大多的时候我都在喝茶。对于每个工作日清晨一杯咖啡的上班族来说,喝咖啡已经过于公式化,好像一杯咖啡之后就会我就会条件反射的对着17寸的电脑屏幕卷起袖子努力工作。所以,一杯茶倒可以给人轻松的闲适感,让人觉得离开了办公室,真正的在休息。

 

咖啡和茶相比就好像是西洋油画和中国的彩绘花鸟,一边是色彩浓重轮廓清晰的面面,一边是写意随性清淡明丽的图案。而且,似乎任何一家咖啡店最多也就有一,二十种咖啡,可是茶的种类却太多,太繁,而且每种茶都有醒明的个性和不同,所以讲究喝茶简直就象给自己一个漫长的恋爱。永远不会觉得单调,或者孤单。

 

我想我说的,大概不仅仅是中国意义的从茶树上长出来的绿色茶叶,那种茶在很多地方被叫做:Chinese Tea或者Green Tea。在这里,除非是从中国千山万水带回来的茶叶,好的茶叶是喝不到的。我说的是西洋茶,是英国的下午茶,或者是欧洲流行的果茶,那种非茶叶饮料却被称为英文统称为“Tea” 的东西。

 

说到外国人喝中国茶,他们永远没有我们做中国人的那么运气。我的加拿大女朋友最喜欢喝StarBucks的Green Tea,她认为这种绿茶已经是可以喝到的品味最好的茶了,让我看却是最普通的碎茶叶,喝不出什么香味,大概品质连中级的花茶也不如。她倒是已经改掉了喝英国茶加牛奶和白糖的习惯,很东方的加一点蜂蜜。而且每次我回国,她总是不好意思的请求,带些茶叶给我好吗?给她带一包最高等级的花茶,她已经非常开心了,不舍得,一包可以喝一年。倒是加拿大连锁饭店Earls有一种熏香绿茶,把绿茶和亚热带水果一起熏制,闻上去有浓郁的水果香气,喝到口中有还有茶叶的清冽的茶香。每次去吃饭,必点上一壶,把它当成“中西合璧” 的茶中比较纯厚的礼物。

 

在Calgary市中心的8街上有一家来自东部(至少我们认为加拿大东部比西部要有文化的多) 的McNally Robinson书店。有一次在翻了翻那些书架上的新上架书以后,突然发现三层有一家很小的、有藤制椅子的咖啡快餐店。坐进去以后,发现其中三文治和沙拉的品质、价格都和书架上的书一样,少而精致,有一种平民精简持家的不富贵却讲究的格调。酒水单上有一种干果茶,有点类似于中国的“上岛” 咖啡店可以喝到的鲜果茶,不同的是干制的水果,有柑橘、草莓、和一些细细碎碎的野莓子,泡在热水里香气沉静而内敛。茶的名字叫做:天使的细雾。(angels’ mist) 。虽然不理解百果芬芳的水果茶和天使有什么联系,坐在书店顶楼的咖啡店,对上这样壶清甜,真是可爱至极。

 

对水果茶的喜欢,大概是来自有一年去欧洲旅行。在德国坐游轮沿着莱茵河顺流而下,初夏的天气,坐在船头风势依然逼人,于是躲到船头的咖啡厅避寒,也好从大玻璃窗看河岸的风景。在咖啡厅里第一次点了一种水果茶,大约是野莓茶,果味浓郁,茶色艳红,却是比后来在北美喝过的果茶都凝重3分。后来发现这种果茶在德国任何地方都很流行,无论是饭店提供的早餐,还是傍晚各个正规餐厅提供的酒水单上。那个时候心里喜欢,想买上几盒带回来,却终没有战胜对巧克力的喜爱,用最后的一些马克买了很多德国特有品牌的巧克力而忘记了那种果茶。

 

后来又有一年5月末,6月初去英国,是“玫瑰战争” 国度玫瑰盛开的季节,在牛津学院城游历的时候,天气突然转阴,卷起大风。于是闪进到路边的咖啡店里避雨,却看见小小的咖啡店里挤满了各式各样的学生,也不顾咖啡店的陈旧,每个人都的兴高采烈,或者高谈阔论,或者打台球,还有人下棋。点茶的时候问店员,什么茶好。那一口浓重英国口音的年轻店员回答:当然是姜茶了。姜茶上来,配上一小片店家制的姜饼,这才发现姜的好处被英国用得优雅而抒情。茶甚是辛辣,配着蜂蜜和热水,辛香四溢,杯子旁边的柠檬却是点到为止不能投入茶杯的,不然柠檬的味道就要掩了姜香,把好茶混成俗物了。邻座的是两个大学的教授,大口的吸一种粗壮的雪茄。雪茄的气味浓重,我不小心咳了一下,他们赶快问我是否在意他们吸烟,又问是哪个学院的学生。然后又继续讲他们的古巴见闻、分享他们从古巴带回来的雪茄、谈一些和经济有关的深奥话题,和他们的那些从第三世界国家来的富有学生。后来,在英国的时候剑桥、牛津的各个名校名院也都去看过,倒是在那一杯姜茶之中的下午时光,才看见那些建筑之后,真正的学府风范。

 

最可惜的是去巴黎的时候,忙着拿一张地铁周票在各大博物馆、教堂里参观,居然没有到著名的巴黎左岸“圆顶” 咖啡店去朝拜一下。那里曾经是很多法国高级知识分子的聚会的地点,存在主义大师萨特和他的女友西蒙娜·德·波伏娃当年几乎天天来这儿报到。他们在这个咖啡馆里写作,据说波伏娃就在这个咖啡馆里完成了她的著名的女性解读《第二性》。她也给她永远的“情人” 萨特写 “面对大街的厅堂里和露天咖啡座上有许多人。而二楼只有我们。窗户开着,能看到圣日尔曼大街的树木。” 这样的情书。

 

象咖啡馆或者酒吧这样人群聚集的地方,似乎中国还没有流传出什么文人的故事,最多是孔已己和他的茴香豆。可是这里却总能出些佳话。说另外一个很著名的案例就是在牛津大学附加的一个小酒吧(看来有文化地方的酒吧也是值得一逛的) ,有一对彻头彻尾的西方文人─或者说是被尊称为教授的人,喝着喝着酒开始悲恸青少年没有好童话看,所以商量着要写一部给青年人看的童话。这两位英国文人文人一个叫J.R.R.托尔金,一个叫克利弗·刘易斯,一个写出了《魔戒》三部曲,另一个写出了《纳尼亚传奇》。

 

也许是因为这些故事,也许是因为对茶的喜欢,所以开茶馆一直是我的一个最人文的愿望,希望有哪一天终于可以不计较大公司或者优厚薪水这样的诱惑去开一个小小的茶馆。再在茶馆的隔壁隔出两间透明的小屋子,一间藏书,喝茶者都可以翻看;一间养花,喝过茶的人若是有性情可以买一两支花送朋友。生活的拘谨的时候就会想起这个愿望,想象会在哪里碰见多少有意思的人,也许有一堆作家也说不定。

所以,冬天的咖啡店,如果你碰见我,我大概正坐在靠壁炉的沙发前,抱着一杯香气扑鼻的茶发呆。揣着这样的愿望,希望周遭有些有趣的人,讲些有趣的事情,让我竖着耳朵,沿着空气中的茶香悄悄地听。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